江苏研究生质量监控升级“盲审”“查重”力阻蒙混过关

最近,南京仙林某高校2015级生物学博士生唐盛(化名)吃不下睡不着,她没想到自己修改了8个多月的论文,又一次没通过盲审。“这意味着一切要推倒重来,而半年后论文能否通过,仍是未知数。”

“盲审”“查重”升级 2019年初,因为翟天临事件引起的轩然大波,“开展博士硕士学位论文抽检”被列入教育部当年的重点工作,并投入800万元的教育经费,抽查应届毕业研究生的毕业论文,其中博士的抽检率约为10%,硕士约为5%。在微博、网络论坛上,有同学用“史无前例”来形容今年愈发严格的论文审查。 与之相对应,高校对学生的要求更加严格了。唐盛告诉记者,过去只有少数院系抽检盲审,现在大多数院系都要求毕业论文在答辩前,必须经过“盲审”关。盲审专家也从3个变成了5个,但凡有一个给出“不通过”的意见,论文就要被打回重写,且修改率需达到50%以上,才能重新送给专家再次审核。 江苏各高校今年也陆续发布“盲审”的相关办法或通知。比如江苏大学研究生学位论文实行100%“盲审”制度,南京医科大学要求全体博士研究生、同等学力学术学位硕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研究生的毕业论文100%盲审,同等学力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20%进行盲审。 各高校在论文查重方面也更加严格,查重甚至包括中英文摘要和参考文献部分。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旅游管理学院的小柳告诉记者,查重率要求从往年的20%降低为10%。介于10%-20%的,需要院系组织专家鉴定,认为不存在学术不端行为的嫌疑,修改论文后才可以进入论文送审程序。 “查重”“盲审”关卡,让不少学生在提交论文前倍加慎重。南京某“双一流”大学2016级商学院博士生小潘本准备年底预答辩,却被导师给劝了回来。“一年之内,导师的三个博士的论文都被盲审给‘毙’了,每隔三个月,送一个毙一个,连老师都怕了!”小潘说。 “严进严出”杜绝“人情牌” 严格审核,让“混日子”的学生不得不“延期”“结业”甚至“退学”。今年以来,深圳大学、中山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国传媒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延边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等全国十多所高校陆续发布通告,对研究生做退学处理。 杜绝打“人情牌”,严格学籍管理,江苏省高校近两年开始逐步淘汰清退那些不再适合攻读学位的研究生。据统计,2018年全省高校共淘汰清退研究生682名,2019年上升到758名。这两年的数据中,均有超过一半的研究生是因为超出最长学习年限而被淘汰清退。 不仅是应届生,已经毕业的硕士博士也不意味着进入“保险箱”。因硕士学位论文存在严重抄袭,南京理工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近日在官网上公示,撤销了一名2017年毕业生的硕士学位。 这一系列的举措给导师和学校带来压力。省内一所名校的工作人员透露,该校有两篇论文没有通过教育部2018年博士学位论文抽检,相应的指导老师无法继续招生,当年立即停招。南京仙林某高校硕士生尹雪(化名)告诉记者,最近院里的老师对学生期末课程作业一一进行了查重,发现不少同学作业的查重率都在30%以上,有的同学甚至达到60%,学院坚决取消了他们的课程成绩。 实际上,教育部对于学术论文的审查正在逐年强化。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一名老师这几日参加了C9高校研究生院老师的交流,会上大家都有个共识——2019年是研究生质量年。“在很多‘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研究生占比都超过了半数,考研人数更是连连上涨,研究生规模化培养带来的质量问题,已经到了必须正视和应对的时候。” 研究生质量提升需系统工程 “过去碍于人情面子,闭着眼睛放水的情况时有所闻,今后老师要更严格履行职责。”南京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银泉认为,抽检、盲审的威慑力,很大程度上能避免学生“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倒逼师生严格把关论文质量。 但“查重”和“盲审”并非万能,为了避免查重“压线”,一些学生绞尽脑汁各出奇招:有的将中文参考文献先翻译成英文,再翻译回中文;有的在引用原文时改变表述方式,论文查重检测已经成了一大产业。 要整体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技术性查重只能解决部分问题。“很多研究生到了最后一年,也不知道论文该做什么题目。”王银泉说,这跟本科教育仍停留在中小学应试教育模式有关——学生只会被动接受知识,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严重缺失。他举例说,有位本科毕业于211高校的学生,读研后还很迷惑,“老师你让我下载的论文我看了,但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提出自己的观点。没有问题意识,写作能力严重不足,诸多短板,怎么可能做出优秀论文呢?” 研究生教育质量的好坏,还与导师指导密切相关。某211高校研究生院老师披露,目前各高校评聘硕导、博导的标准,主要是发表多少篇论文、到账多少课题经费。该校有些相对弱势学科的导师招生年度审核,经常出现一半老师无法通过的现象,“应让真正有水平、也愿意指导的老师去培养研究生。研究生导师不是一顶好看的‘帽子’,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在不对学位授予“放水”的同时,应该要给研究生更多关注和帮扶。据了解,目前南京大学已经建立起研究生院、院系导师等构成的研究生学业三级预警机制。南大研究生院副院长张亮教授介绍,对学业有困难的学生,院系和导师会在博士生五年级、六年级、七年级的时候给予不同层次的学业预警,并针对性地予以帮扶。 张亮表示,中期考核和学业预警的制度核心,是对学生进行分类管理,敦促有能力的学生在导师的指导下尽快按照标准完成学业,如期答辩。在研究生“严出”的大趋势下,研究生教育质量需要全方位全流程的管理和质量监控。  (原题为《江苏研究生质量监控升级“盲审”“查重”力阻蒙混过关》)

“这是我国首次使用先进的重力活塞柱状取样器在南大洋取样。通过对所获样品相关成分的分析,有望了解更久远时间的古环境记录,对深入探讨过去南大洋的冰—海—气相互作用,揭示南极冰盖、南极底层水与气候变化等具有重要意义。”重力活塞柱状取样现场负责人陈志华说。

据了解,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成都市龙江路小学和北京一师附小、上海一师附小、广州八旗二马路小学、无锡师范附小、沈阳铁路五小、南京市琅琊路小学等学校相继开展了“愉快教育”“快乐教育”“小主人教育”整体教改实践,逐渐汇聚,升华成一种教育思想,即愉快教育思想,成立了“愉快教育七校一所研究协作体”,努力让学生真正做学习的主人。(完)

中央电化教育馆研究员、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常务理事刘雍潜表示,愉快教育需要考虑跟时代的链接。他表示,随着教学信息化2.0的深入发展,教学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教学内容的呈现方式、学生的学习方式、教师的教学方式和师生的互动方式逐步发生转变,一线教师需要正确理解新出现的理念、模式、方法,以指导自己的教学活动。

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戴家干指出,当前教育信息化技术、未来学校的发展至关重要,要始终牢记教育本质,以人为本,以孩子的综合发展为本,启发孩子的学习能力,使他们在面对不可预知的世界时能自由驰骋。这需要老师从台前走向幕后,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及价值观,从面向知识体系的传授转向面向核心素质的培养。

成都市龙江路小学校长杨尚薇分享了龙江路小学教育信息化经验。她表示,近年来该校推进信息技术常态化运用,优化学校日常管理,构建数据互联融通的个性化教学支持服务环境。接下来该校将继续推进信息技术与学科教学的深度融合,加强“互联网+课程”的创新类课程开发,进一步完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系统。

在本次中国家庭健康大会发布的《建设健康家庭倡议书》中,提出了“主动学习健康知识,自觉养成健康理念”“合理膳食,减盐少油,戒烟限酒,清淡健康”等10条倡议。

“新科考设备在南大洋宇航员海的使用,有助于加强对南大洋的海洋环境调查、特别是冰区海洋环境的调查,深入研究南大洋在全球气候变化中的作用和影响,进一步增强对南极的认知。”第36次南极考察队首席科学家何剑锋说。

杨瑞清回忆了自己在乡村小学任教时进行“不留级实验”“生活教育”“行知教育”的经历。他表示,对待调皮捣蛋的“熊孩子”要有“花苞心态”,遵循生命生长的规律,努力创造现代化的硬件条件,注重提供儿童需要的精神营养,绝不做“天天骂花苞”“天天掰花苞”的蠢事。

中国家庭报社社长、总编辑张红苹解读了“2019《中国家庭报》读者健康理念及行为模式分析”。她说,我们通过调查发现,三代同堂的家庭,饮食会更加健康,更加有利于减油、减盐。来自不同地域、不同年龄,不同饮食习惯的人在一起生活,大家在饮食上会磨合,会相互妥协,这个过程会让饮食习惯趋向更加健康的状态。同时家庭成员一起用餐的时候,膳食往往更加丰富。因此建议有空的时候,多跟亲人聚一聚、聊聊天,一方面可以加强心理健康的建设,另一方面,也能吃得更健康,一举多得。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其包括了身体的健康、心理的健康,还有社会适应性以及道德层面的健康。每个家庭都应该营造相互关爱的温馨家庭环境,只有每个家庭都健康了,国家整体健康水平才能提升。

成都市龙江路小学校长杨尚薇。张浪 摄

“雪龙2”号由主甲板直通海底的月池系统,可解决密集浮冰区难以进行科考作业的困难。在宇航员海,科考队员通过月池系统进行了冰区站位的CTD(海水温盐深测量仪) 采水作业,获取了海洋水文、化学、生态等资料,同时确保了调查断面和站位的系统性。

据了解,“雪龙2”号的海洋走航剖面仪等科考设备也将在本次科考中使用。海洋走航剖面仪将通过走航期间在尾部拖曳设备,获取连续的海水温度、盐度和叶绿素等环境参数的剖面信息。

北京时间15日凌晨5时许,科考队员首次利用22米重力活塞柱状沉积物取样器,在南纬64度17分的宇航员海海域进行柱状沉积物取样,从3738米深的海底取得长柱状沉积物样品。

对于健康科普话题,中国医师协会健康传播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施琳玲说,随着健康中国行动的全力推动,医生群体已经站在了健康普及行动的主战场,但这还不够,还需要更多人的参与,每个人、每个机构不仅要做健康知识的获取者,还应做健康知识的传播者、践行者、示范者。